共学云旗下【共学互动课堂|共学双师课堂|共学网校】正式上线!
当前位置:共学云 > 行业资讯 > 行业动态 > 正文

深圳最大城中村旧改背后,租户们破碎的教育梦

07-17 行业动态

 

 

 香山西街仿佛是一条贫富分割线。街的那头,是豪车云集、均价超过12万/平的高档小区。街的这头,则是电动车穿梭,拥挤嘈杂但租金低廉的深圳最大城中村——白石洲。

不过,这样的街景即将消失。6月底,白石洲的租户相继收到房东的清租消息:由于旧改项目进度加快,白石洲的众多业主和开发商达成协议后,要求租户们在9月搬离住处,届时将开始断供水电。

很显然,这次白石洲拆迁,业主与开发商或许被顾虑到,但这里的常驻人口——租户们正在意外中面临艰难抉择。

白石洲位于深圳市南山区,面积仅0.6平方公里,聚居着超过15万人。这里地理位置绝佳,世界之窗和公司扎堆的高新园是它的左邻右舍,是属于打工者的天堂。住房租金便宜,又覆盖了幼儿园到高中全学段的学校。很多人把它当成追梦的起点,夫妻二人在白石洲工作,孩子在白石洲上学,“来了就是深圳人”对白石洲的外来人口而言,不仅仅是一句口号。

随着清租通知的贴出,租户们将陆续分流至深圳其他区域,对于拖家带口的租户而言,孩子的教育将受到影响。清租无法续约租赁合同,意味着即将幼升小、小升初的学生无法进行学位申请。而已经入读的学生随着家庭搬迁,根据相关规定也难以转学。这个暑假,白石洲的家长们格外焦虑。

 

WechatIMG1271.jpeg

白石洲新塘村街景

学位难申也难转

在旧改清租的大环境下,租户家长针对孩子上学问题面临三点难题。

首先,清租意味着不能续约租赁合同,继而不能申请学位。根据罗湖、盐田、龙岗、龙华等区的申请条件规定,要求非深户“父母在学区范围内租房时间需连续1年以上”。也就是说,如果想申请2020年9月的学位,家长需在2020年4月提出学位申请,并至少准备好2019年4月至2020年4月期间,为期一年的租赁合同。如果清租搬离,则意味着无法满足租赁合同的硬性规定。

其次,正在就读的学生家庭如果搬迁到其他地方,办理转学也成为了问题,根据5月17日发布的《南山区2019年秋季公办学校转学插班学位指南》,因转插学位异常紧张,所有转学插班申请优先安排从外省市转入南山就读的南山户籍学生;而针对已在南山区内就读的学生,原则上不予转学。此前,南山区教育局基础教育科工作人员回应界面新闻称,按照政策规定,即使学生家庭搬家了,南山区内的学位也不可转。如果需要转到外区学校,则需要咨询外区的教育部门能否提供学位。

尽管清租并不直接影响已经入读学生的学位,但搬离白石洲造成生活成本上涨,继而带来的家庭经济问题,则间接影响着这些孩子能否留下来读书。针对租户家长出现的以上问题,作为白石洲旧改项目的推动者,深圳市白石洲股份合作公司从7月8号开始,着手收集学童的资料,并将数据提交给有关政府部门。不过目前,相关部门还未给出解决方案。

把镜头再放大一些,在这样一切都未确定的大背景下,这群真正生活在白石洲的人们正在下着对未来的赌注,当然,也有不少人已经提前离开了关于升级孩子教育的赌桌。

一纸清租,回到村小

考虑到正在读幼儿园的二宝未来难以在深圳上小学,这次旧改清租后,韦玲最终决定把两个孩子送回广西老家县城,离开打拼多年的深圳。

韦玲告诉芥末堆,收到清租通知后,她立马租下了距离白石洲两公里的光前村一处一居室。但由于是农民房,房东也不提供租赁合同,两年后二宝上小学,便申请不了女儿所在的香山里小学学位。而如果重新换有租赁合同、带有学位的房子,则意味着要再次搬家。对这个月收入不过万的家庭来说,搬家动辄上万的各项费用难以承担,韦玲表示“房租要押二付一得7800,再加上要花1000多搬家费。”综合考虑之下,她决定放弃让儿女继续在深圳读书。

好在韦玲一家已在老家购置房屋,她迅速联系上学校,赶在暑假之前解决女儿的入学问题。但韦玲对这次紧急清租仍然颇有怨言,她表示如果能提前几个月甚至是半年通知,留给租户的时间更长一些,说不定自己还有时间找到附近提供租赁合同的房子,“就算最后找不到,我也有时间提前联系老家更好的学校,现在放暑假了,好多学校都放假了。”韦玲说。

而韦玲的朋友袁娟则显得更为被动,白石洲是留不下了,老家的县城也没有房子,袁娟的孩子只能回到村小读书,韦玲表示“只能回到村小,这才是现在很多人面临的问题。”

 

WechatIMG1268.jpeg

白石洲正在拆建部分工业园

针对白石洲清租对学童入学产生的影响,“湖贝古村120城市公共计划”的一名城市研究者于7月1日下午发放问卷。截止7月12日,共有1077名租户填写了问卷,其中有36%的租户被通知需在8月搬离,49%的租户需在9月搬离。而在已接到通知的家庭中,96.76%的家庭对接下来搬到哪里仍没有计划。

“即便生活成本再升高,我要带孩子留下来”

因为只有一个孩子,赵磊表示还有能力让儿子小光留在深圳读书。但是新家面积更小,租金更贵,为了降低生活成本,他决定把父母送回老家,减轻生活压力。

2009年,快递员赵磊把家安在了白石洲,租了新塘村3坊一楼的一室一厅。月租从当时的850元涨到了1800元。儿子小杰在南山第二实验学校读书,而他也始终围绕着白石洲找工作。他自认没什么技术,进过工厂,待过超市,也送过快递。现在靠送外卖为生,如果每天接单稳定,30-40单外卖能有5000-7000元的收入。

 

WechatIMG1270.jpeg

部分房东贴出清租通知

但今年6月底,白石洲清租的消息开始在租户间传开。听到消息后,赵磊马上微信房东,当时房东没给确定清租的消息。但赵磊思前想后,还是花了一天时间,去新塘村2公里外的龙井村租了新房子。月租2000元,价格比现在的房子贵了200,面积比现在少了一半。过了一周,赵磊的老乡去租同样格局的房子,房租上涨了三四百元,学校附近的小区有些甚至上涨了上千元。对于像赵磊一样的基层劳动者而言,这样的居住成本长期难以承担。

龙井村离小杰的学校更远了,赵磊的妻子王佳决定以后每天接送。尽管波折劳累,夫妻二人从未想过把儿子送回老家,“虽然有些家庭作业我们也辅导不了,比如上次布置了一个什么PBL的作业,但把他送回老家心里不踏实。”王佳表示。

7月11号,赵磊和小杰开始整理书籍和玩具,赵磊把小杰一些旧的、用不上的书挑拣出来,扔进黑色塑料垃圾袋里,让小杰拖出去扔掉,“新租的地方太小了,这些东西放不下。”赵磊很无奈,一旁的小杰也没有表现任何出抵触情绪。

 

WechatIMG1269.jpeg

赵磊和儿子在清理书籍

似乎是为了弥补儿子,赵磊计划暑假期间带儿子去深圳东边的梧桐山爬山。他回忆起以前转好多趟公交车,带着儿子去踢足球,去莲花山公园露营、放风筝的经历,“孩子还是带在身边好,在老家的话就不能陪他做这些事了。”赵磊说道。

城市化引发的学位紧缺问题

7月3日,白石洲拆迁区租户集体向深圳市政府提交倡议书,希望解决适龄儿童上学问题。倡议书根据处于申请学位、正在就读、即将毕业三个阶段的学童,对即将面临申请学位、搬迁、跨区就读是否影响初、高考提出疑问。

白石洲拆迁住户倡议书节选:

1、申请2020年及2021年学位的:请教育局调整入学条件

2、已经入学的:

A 保留本地学位,解决就近居住问题: 把二三期的房子腾出来,由新房东绿景以低价出租给适龄上学儿童家庭,缓冲期为期2-3年,(单身,或没孩子上学的搬走),有升学问题的,教育局出台针对白石洲片区的适龄儿童优惠/优先转学/升学政策。

B 分流学位,根据家长选择的居住地,有教育局全市统一调配插班。

C 校车接送,根据家长选择的居住地,有学校统一安排校车接送。(根据村委会提议)

3、快要毕业的:针对是否对中考、高考成绩产生影响,正面回复我们。

4、目前就读私立学校的家长,因搬迁等因素是否影响政府补贴的申请。

租户家长之所以如此焦虑学位问题,源于深圳常年面临的学位紧缺压力。据统计,过去十年深圳小学生总数增长率为61.27%,且数据持续上升。而深圳各区亦面临程度不一的学位压力,2019年初,深圳福田区、罗湖、宝安和龙华等7区相继发布学位预警,仅龙岗区公布的公办小一学位缺3.7万,公办初一学位缺1.6万。

白石洲股份合作公司也于近日对外回应称,已经和项目前期合作主体协商延长缓冲期,为租户提供租房服务指导,并探讨能提供校车接送服务等具体解决方法。并对外表示,目前白石洲项目整体改造范围内包含1529栋私人物业,业主及租住人口约8万人。已预约近两月签约楼栋数约500栋,即便是按理想预算,两个月内需搬迁的租客也仅占全部租客的25%左右。整体签约和交楼的工作需延续三年左右,因此并不可能如外界所传,出现两个月内所有住户均要搬走的情况。

 

WechatIMG573.jpeg

深圳2019年待改造城中村分布图 图片来源:南方楼事

白石洲是深圳现存最大的一处城中村,但不是最后一处。据统计,深圳目前还有香蜜二村、南华村、蔡屋村等19个待拆除、重建的城中村。未来有多少租户将面临白石洲现在正面临的窘境,目前不得而知。城市化是每个城市绕不过去的发展进程,于深圳而言更是如此。但钢筋混凝土堆砌是一种城市发展,对城市建设者及其子女释放出更多人文关怀,何尝不是一种润物细无声的城市发展呢?

芥末堆注:文中出现的人名均为化名。

 

1、本文是复制于芥末堆网文章,转载需到底部关于我们内容合作了解详情
2、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、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,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;
3、如果你也从事教育,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,请您 通过顶部导航寻求报道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。